2014年度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在新疆实施,将加快我国棉花产业格局调整步伐,内地棉花产业何去何从?出路在哪儿?湖南省棉花协会给出了岳阳市相关部门的调查、思考和建议。

  根据湖南省棉花协会报道显示,今春以来,棉乡的基层干部最怕棉农们问的是“今年种什么好?”这成了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根据市政府熊炜副市长的安排,我们组成联合调研组深入我市棉花主产区华容县和君山区,就棉花产业发展现状和对策展开实地调研,并专程赴我省棉科所征询专家意见,通过走访座谈,我们对棉业的困境和棉农的困惑有了切身感受,同时对棉花产业的发展前景和发展战略作了深入的思考,在此基础上提出一些具体的对策建议供领导决策参考。

  一、棉花产业面临的现实困境与深层危机

  岳阳市是长江流域重要棉花产区,常年种棉近80万亩。其中华容县和君山区种棉占全市80%。全市常年籽棉产量18万吨,占全省的25%,共有棉花收购加工企业60家,形成了较完备的棉花生产、收购、加工产业链条。其中华容县20个乡镇种棉50万亩,棉农5-6万户,涉及农业人口20余万人,占全县农民总数的46%;拥有规模纺织企业22家,78.2万锭。是全省产棉第一大县,在全国棉花生产百强县中排名第三位。我市棉花产业历史悠久,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几年曾经有过辉煌的时期: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增加,棉农收入大大超过粮农收入。但近几年以来情况发生逆转,种棉成本攀升,质量下降,收入减少。特别是去年遭持续高温灾害发生大面积减产,棉农损失巨大。今年国家取消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对棉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一是种棉效益严重下滑。

  据测算,近几年棉花亩平物化成本(种子、农药、肥料等)投入600元左右,亩平投工约15-20个,按每个工日100元计算,折合1,500元至2,000元,亩平投入为2,100-2,600元。正常年景亩平总收入为2,200元(产量550斤/亩,均价4元/斤),除去物化成本,亩平纯收入为1,600元,计算投工成本,则亩平收入仅100元或亏损400元。去年遭遇干旱灾害,籽棉亩平只有380斤,均价只3.7元/斤。这样亩平总收入为1,406元,除去物化成本,亩平均纯收入仅806元,计算投工成本,则亏损约700元至1,200元。今年棉花收成如何,无法预测,但棉花收购价预计会继续低位徘徊,因为尽管今年全国种棉面积和产量将大幅减少,但受国储棉抛售和进口棉低价竞争影响,加上棉纺工业不景气用棉量减少,以及国家取消收储后收购企业风险增大会压价收购,今年棉农的收入更加不容乐观。

  二是种棉面积大幅调减。

  由于棉花生产成本上升,效益下滑,加之今年国家取消了临时收储政策,棉农种棉积极性锐减。往年春节前到3月中旬,种子、化肥、农药等生资入户率超过85%,今年到了月底才30%左右。我们调查的几十户棉农中,户户有调减种棉面积的打算。据初步统计,华容县今年调减棉花种植面积16.3%,部分镇达20%左右。君山区将调2530%。除面积减少外,资金、劳力的投入也会减少,粗放经营更为严重。一是棉农图便宜和方便随意进棉种,现在品种竟多达100多个,而发展好的年份只有一二十个优质品种。这种“百花齐放”局面将严重影响棉花的产量和质量。二是今年棉田里面混种间种其他作物明显增多,有的甚至棉花成了“搭头”,这虽然有利于提高棉农收入,但也会影响棉花的产量和质量。三是这些年来棉农图省工省事,采收籽棉不分拣、分晒、分级、分装、品级混杂,质量严重下降。华容县纺织企业年产各类纱线12万吨,使用本地棉不到20%,主要就是因为本地棉品级混杂。

  三是作物调整盲目性大。

  种惯了棉花的棉农,由于种棉收入太低不得不改种部分其他作物。但在改种多少、改种什么的问题上都深感茫然,不知所措。从访问的情况来看,改种什么的都有,而以玉米、芥菜、豆角、南瓜、西瓜居多。棉农们在改种的同时忧心忡忡。华容新河乡前进村农民杨三保,全家13亩地,去年种了9亩棉花,今年只计划种5亩,其余种南瓜。因为种南瓜用工少,一亩只要3个工,且投入也少。但能否卖得出去却心中无数。他苦笑说今年不知是种的南瓜还是种的“烂瓜”!

  四是棉企经营进退两难。

  前几年国家实行收储政策,棉花收购和压轧企业无后顾之忧。今年取消收储政策,棉价由市场决定,国家不兜底,这使收购加工企业感受到巨大的风险压力。加上本地棉质量混杂,纺纱企业不欢迎,收购多了怕销不出去。所以,今年下半年新棉上市后,很可能出现收购加工企业观望慎收、棉农观望惜售、纺纱企业压缩库存的不利情况,甚至出现前期“卖棉难”,后期“棉市乱”的失控局面。

  棉花产业在过去几十年中多次出现大涨大跌、大起大落的情形。这次的困境是否也是周期性的低谷,过一、两年又会出现棉农利好的高峰期?问题没这么简单。

  由于本世纪以来国际国内发生了许多深刻的变化,我国的棉花产业已经面临着衰退的危机,当前的困境只是这种危机的表层反映。

  1. 美棉印纱滚滚来,我国棉业在国际竞争中劣势凸现。

  我国常年棉花产量约700万吨,常年消费量约900万吨。去年底我国收储的库存棉达1,100万吨,占世界库存的60%。与此同时2012年和2013年我国棉花进口量分别达544万吨和442.6万吨,棉纱进口量分别达到153万吨和220万吨,生产量和进口量已经是平分天下。为什么高库存的同时还有进口棉的大量涌入?关键是进口棉具有巨大的价格优势。这几年国产棉价格在19,000元/吨至20,000元/吨之间,而进口棉价格在14,000元/吨至16,000元/吨之间,价差约3,000元5,000元/吨,进口棉质量也比国内的好。进口棉价格优势背后的核心竞争力是成本优势。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棉花生产的现代化和规模化程度非常高,种植和管理技术非常先进,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而印度、巴基斯坦等国虽然技术不比我国高,但具有相当于我国上世纪80、90年代的廉价劳动力优势,棉花生产成本也比我国现阶段要低得多。我国的棉花是一家一户分散经营,人工作业,这种几近原始的生产方式是我国棉业竞争力低下的根源所在。

  2. 逆水行舟改革艰,棉花产业的市场化改革阵痛难忍。

  我国自2011年9月起实施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初衷是保护棉农利益,稳定棉花种植面积和产量。实行几年来,收储价格不断上调,与进口棉的价差迅速拉大,棉农收入仍然降低,种棉面积和产量逐年减少,低价进口棉大量涌入,纺纱服装企业受进口配额限制,只能使用国储的高价低质棉而降低了国际市场竞争力,出现行业不景气。这说明行政干预市场、扭曲价格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今年中央一号文部署棉花产业的市场化改革,停止收储,让市场配置资源。这从长远来看是完全正确的。但对于几十年来习惯了封闭运作、统购统销、行政保护,十分缺乏市场意识、市场经验,市场组织体系不健全的中国棉花产业来说,却会是个非常艰难痛苦的过程。

  3. 成本高企难为继,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棉农难以承受。

  种棉亩平用工在15-20个,主要集中在秋季采摘上,秋季又正是各行各业用工紧张时,因此采摘棉花每个工日100元还雇不到人。由于劳动力成本太高,雇工划不来,棉农只能几亩地上小规模经营,从种到收靠自己劳作赚点工钱。这种方式只能维持简单再生产,一遇自然灾害或市场动荡就支撑不下去。

  4.白发白花两相依,十年以后传统棉业将后继无人。

  2013年我国进城农民工月平均工资达到2,600元。务工和务农的巨大收入差距,加上务农劳动强度大,使得农村青壮劳动力基本都外出打工,广大农村尤其是棉区劳动力急剧减少,且老龄化严重。据调查,种棉人群40岁以下只有5%,50岁以下只有20%,60岁以下只有39%,60岁以上的高达61%。我们走访的几十户棉农几乎家家儿女辈都在外地打工,只剩年纪大的“留守老人”在家种棉赚点辛苦钱。再过5年,种棉人群将减少三分之一,再过10年,那种一家一户自我劳作分散经营的将后继无人。传统棉花生产方式已经快要走到它的尽头。

  二、棉花产业的根本出路在转型升级

  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国和消费国,穿衣的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生产国和出口国,棉市的定价权不能拱手让给外国人。所以棉花产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战略产业。长江流域是我国三大产棉区之一,岳阳是长江流域产棉大市之一,因此无论对全国还是对我市来说棉花产业都不能放弃,不能衰退,而只能发展,只能强盛。上述现实困境和深层危机表明传统的棉花生产经营方式和管理模式已经过时,倒逼我们去寻找新的发展道路,转危为机。

  而棉花产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战略调整基础上的转型升级。

  1. 在布局调整上,由局部战术调整向全局战略调整转型。

  以往我市的棉花产业布局经常调整,但都是局部的自发性的调整,即棉市价格看好时扩种面积,如上世纪90年代;棉市价格不利时缩小种棉面积,调种其他作物,如近几年。这种布局弹性是棉花产业适应市场所必需的。但现在仅此已经不够。必须从更大的视野、更高的标准来实现产业布局的战略调整。一是固本,即稳定集中成片、优质高产区。只有集中成片才能适应今后规模化经营和机械化作业,只有土壤、水利等条件优良能确保优质高产才能增加收益抗御风险。可将华容的团洲、幸福、插旗、注滋口、新河,君山的钱粮湖、良心堡,临湘的江南等棉花主产区以及其他上万亩成片,常年亩产500斤以上的种棉区作为稳产保护区,在基础设施配套、财政补帖、技术服务等方面重点倾斜,使之优势更优。二是瘦身,即调减分散、低产区。对那些不成片,不平整的棉产区,排灌条件差的坡岗地,易涝易病虫害的低洼田,常年单产在500斤以下的贫瘠棉地,引导从棉田退出来改种其他适宜作物。最近,湖南泰和集团在中国牛业协会支持下,规划在华容县和君山区进行低质低产棉田改种牧草,养肉牛,奶牛的项目开发,这就为调整出来的棉田向高端农业转型开辟出了一条新路子。三是优配,即在重金属污染区优化产业布局。今年,国家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综合治理工程,中央财政已安排专项资金对湖南省试点地区给予补助。据试验,针对污染重的耕地,通过种棉来切断污染链并改良土壤是较佳的选择。而且这类耕地一般都平整成片,水利条件好,大都具备建成适宜机械化操作的优质高产棉田条件。我市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严重不宜种粮的县乡,要积极争取把稻改棉纳入省里的修复治理试点项目。

  2. 在体制机制上,由行政干预市场向市场配置资源转型。

  我国棉花产业几十年来经历了统购统销、计划调配、价格干预、国家收储等多种体制。实践证明这种计划代替市场、行政干预市场的体制机制从长远看不利于棉花产业的健康发展。在产业全球化即市场配置资源国际化的今天,棉花产业的各个环节,包括生产、流通、分配、消费都要以市场为中心来组织,通过市场机制来调节。从生产领域来说,首先,要建立、健全和坚持市场体制。国家取消临时收储政策后,会有一个市场振荡期。各级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再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价格形成。要让市场去淘汰落后产能,促进优质产能。只有经过这个阵痛,市场体制才能真正确立起来。其次,要通过市场机制引导棉农降低生产成本,注重棉花质量。生产成本是核心竞争力。美棉之所以有优势,就是因为他们运用高科技手段把物化成本和人工成本降到了最低。要利用市场价格的竞争引导棉农积极关注和实施良种良法、机械作业、高效灌溉、科学施肥、严格分级等科学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再次,要建立合理的市场利益机制。目前棉花生产、收购、加工、流通、收储或经销各个环节都是分离独立的,在众多环节中棉农只跟收储者打一次交道,其他后续环节他搭不上管不着,往往因压级压价或拒收限收而受损失。要通过建立棉农合作社、签订供购合同等方式,构建生产、收购、加工利益共同体,保障棉农利益并增强市场抗风险能力。最后,转变政府作为方式。实行市场化改革后政府不是甩手不管了,政府要通过立法和执法规范维护市场秩序,建立市场信息平台,指导支持棉花行业组织,向棉花生产者提供补帖等。

  3. 在技术路线上,由劳动密集化向全程机械化转型。

  我市以及整个洞庭湖区,在棉花栽培上历来都是以地少人多,劳动力充裕为基点,走的是发挥个体单株优势的杂交棉技术路线,即大棵稀植,大水大肥,精耕细作,劳动密集。这在过去是合理的,但到现在显然已经过时。因为现在种棉已不是劳动力充裕,而是劳动力短缺,人工成本越来越高。这就必须改变传统做法,走轻简化、机械化路线。例如美国实现机械采棉成本约80元/亩,而我国人工采棉成本约600元/亩(亩平6个工日x100元)。美国生产100斤皮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