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时节,天空蓝得清透,太阳更是热辣辣的。中午,在公园里看到有人把棉被搬出来摊在矮墙和长椅上,让这些整年窝在床上的“睡伴”也来进行“光合作用”。那些棉被在阳光下欢快地呼吸着,我似乎能看到棉絮在跳舞。这个画面怎么那么熟悉呢?啊,对了,它让我一下想到了乡村弹棉人。

  小时候,我是在乡下奶奶家长大的。每每到了夏日三伏天,阳光会把空气晒得又干又透,这时候,奶奶便会把“闷”了一个冬春的棉被枕头拿到户外挂在长长的晾衣绳上,然后拿一个竹板拍打,跟随着“啪啪”的节拍声,那些棉絮好像鼓足了劲用力撑开自己,大口地呼吸着阳光与空气,发出痛快舒畅的“噗噗”声。

  这也是我和姐姐最喜欢的欢乐时光,我俩在棉被间钻来钻去,追逐嬉戏,奶奶难得不会责备我俩捣乱,因为刚好可以让棉被中间的空气充分流通。

  晚上日落西山,奶奶才把棉被收回家,摊在床上准备收折起来。我和姐姐最喜欢在上面滚来滚去,晒了一整天太阳的棉被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味道,那是干燥香草芬芳和暖洋洋空气的混合体,好闻极了,最喜欢这时候抱着棉被入睡,感觉全身的细胞都舒活起来。

  其实,还有一个场景我也爱凑热闹,那就是村子里常有挑着担子走家串户帮人“弹棉花”的小贩。他们大多是夫妻档,看准了盛夏的好天气来做生意,他们边走边吆喝:“弹棉花喽!”很快,就有婆婆、妈妈抱着家里厚厚的棉被来给他们“弹”。

  这些弹棉人会先将棉被拆开来,铺在床板上,然后剪开网住棉絮的丝线,用一支竹弓和一块竹片弹拨这些棉絮,发出“嗡嗡”震颤空远的长音。只见棉絮一朵朵“炸开来”,细小的粉尘弥漫在空气中。

  我很喜欢听那竹弓发出的音符,也喜欢看棉絮飞舞的画面,但一靠近,就会被大人喝住。慢慢才知道,弹棉花是为给棉被里这些常年被挤压变得有些“硬邦邦”的棉絮“舒筋活络”,使棉絮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这样棉絮又会变得“活蹦乱跳”,棉被盖在我们身上就会松软温暖又舒服。“弹棉人”除去棉絮中的脏东西,让阳光和干净的空气进来,所以必须戴口罩,当然也就不许我们这些小孩子靠近了。

  看着公园里摊在阳光下的棉被,让我想到童年的幸福时光,无忧无虑的童年岁月总觉得每样东西都新鲜美好。可惜,现在这样的画面已难得一见,城市里已有了专业弹棉机,再也难以见到乡下那种走街串巷的弹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