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近日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正式出台。目标价格政策作为我国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棉花回归市场定价,保障棉农基本收益,稳定国内棉花生产,促进我国棉纺织业转型升级等具有重要意义。政策对棉花生产环节将产生哪些现实和深远影响,本网采访了中国农科院棉花研究所研究员、我国著名棉花栽培专家毛树春。

  中国棉花信息网: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方案日前正式出台,贵所如何看待这一方案对棉农的影响?

  毛树春:

  目标价格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非常好。农民务农收益不稳是我国农业生产的主要问题,我理解目标价格的基本功能之一是保障农民收益的预期,即告知价格多少,农民一年生产早知道什么样的产量可以获得什么样的收益,避免价格的波动对农民务农收益的影响,这在稳定生产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从这个方面看目标价格也是一个托底的价格。

  中国棉花信息网:实行目标价格改革,对发展新疆棉花生产将产生哪些深远影响?

  当前我国棉花正处于转折期的关口,目标价格产生的影响要看几个方面的因素。必须明确,目标价格是针对我国棉花生产成本高昂,近几年国内外价格严重“倒挂”,农民务农收益不保等背景下提出来的,它对新疆棉花以及整个农业生产都会产生深刻的影响:

  一是依靠目标价格支持,高产棉田和适宜产区将会有一个稳定的收益预期,高产棉田的面积应该能够保持稳定或有所扩大,欲获得植棉的高额回报,科学种田、科技兴棉的力度将会加大。

  二是低产田或非适宜产区、次适宜产区因收益不保将不得不退出棉花生产。

  三是有利遏制土地和荒漠的无序开垦,促进退耕还林、还草、还牧,恢复沙漠绿洲的生态环境。

  四是如果在收购方面能够切实做到“按质论价”,实行品质和价格的有机统一,棉花生产品质和籽棉轧花的质量将会有较大的改进。

  中国棉花信息网:从棉纺企业反馈看,近几年新疆棉花品质有所下降,是哪些因素导致的?目标价改革对改善新疆棉品质有何积极影响?

  近几年棉纺织企业对西北棉花质量问题反映较多,总体看,品质在下降,据中国棉花生产监测预警数据,大致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天气。2012年全疆棉花品质特别好,因为这一年天气平稳,热量丰富,早熟性特别好,纤维成熟好,比强度高,细度好。2013年天气极为不好,这一年热量不够,冷凉特征非常明显,20℃活动积温北疆比2012年减少了503℃,南疆比2012年减少了204℃。在冷凉天气条件下总体看晚熟特征明显,纤维的成熟度差,比强度下降。

  二是高产与品质的矛盾较为突出。西北内陆是全球籽棉和皮棉产量最高的产区。高产田必有霜后花,这个霜后花的品质是不好的,但要看比例有多大,高产田的比例是大的。现在看,高产田的成熟一致性不如中产田。实际上,如何平衡高产优质和机采品质以及所需的品种、技术,的确需要进行经济学、技术学的再研究,再认识,形成共识。

  三是机采棉品质明显下降。主要是长度下降,强度下降,杂质增加,短绒率提高,还有机采带来残膜“三丝”污染籽棉问题。高产田、超高产田因成熟的一致性不够对机采品质也将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近几年机采棉推广进程的确很快,这与人工成本高涨,临时收储支撑有关。由于推广较快,技术应用不规范,生产管理也没有跟上。

  四是品种“多乱杂”问题。不少内地中熟品种进入北疆,早熟性的风险极高,危害更大。这在冷凉(2013年)年景,特别是风险产区、次适宜产区的表现最为突出。

  此外,管理不当,如较早使用脱叶剂催熟,我看到有的棉田8月中下旬就打脱叶剂,时间比正常提早了20多天,这么早打脱叶剂肯定有很大部分的棉铃不成熟,如果面积很大对品质损害就很大。

  目标价格对棉花质量的影响,正如前面所述,如果在收购方面能够切实做到“按质论价”,改进提高籽棉的轧花加工质量,加上“包包检验”的监督,实现品质和价格有机统一,并且这些信息如实反馈给农业生产部门、棉农、轧花厂以及科研机构,棉花生产品质和籽棉轧花的质量将会有较大的改进。

  中国棉花信息网:有消息称国家将对黄河、长江流域主产棉区的棉农给予定额补贴,这对内地棉花生产有何影响?

  在这一政策的引导下,将对内地棉花生产产生积极影响:

  一是植棉面积下滑将会有所遏制,这对应对气候风险,满足大国消费之需,在国际市场上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具有重要意义。

  二是平衡全国棉区农民植棉的利益,体现政策的普惠性。

  三是内地棉花“四费”(费工、费时、费力和费钱)问题仍是稳定面积的关键,破解“四费”急需研究和推广应用轻简化技术、机械化技术,培育和发展“代字”服务的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包括“代育代栽、代耕代播、代管代防、代收代运”等,努力降低人工成本。应该讲,稳定内地棉花生产的技术和措施都已明确,就看推进得快慢。

  中国棉花信息网:与良种补贴及临时收储等政策相比,目标价格政策在补贴棉农方面有哪些突出的优势?

  在经济学和财经领域,不同的政策具有不同的功能和预期目标。良种补贴政策旨在通过补贴推广优良品种,发挥良种提高单产和改善品质的作用,进而促进棉农增收,或者说良种补贴是收益增量的农业政策,高产创建、轻简育苗、测土配方施肥和统防统治等科技兴农、科技兴棉都可划分为收益增量的政策系列。农业保险则是收益减损的政策,旨在解决因灾歉收和致贫问题。农田基本建设则是提高农业基本生产力的政策,也是稳产政策。农机购置补贴则是公益性服务类的农业政策,通过补贴农机购置费加快了农业机械化的进程,减轻了劳动强度,争取了农时,节省了土地。农资补贴是降低生产成本的农业政策,也是“以工补农”、缩小工农产品“剪刀差”,实施“两个反哺”的农业政策;最好的方法是“退还农资税负”,即农民购买的化肥、农药、地膜和柴油所承担的税负退还给农民。贴息贷款旨在解决规模农业的流动资金问题,也是节本法。而临时收储政策则是危机应对的策略,旨在解决农产品的“卖难”问题。显然,当危机不存在时就不能使用,一旦使用必然会产生更大的负面作用,连续3年的临时收储,导致国产棉与进口棉的巨大价格“倒挂”,棉纺织企业不愿意使用,国产棉的竞争力削弱了许多。

  目标价格是一个稳定农民务农收益预期的政策,试图通过补贴保障农民务农的基本收益,稳定农业生产,而农产品价格能够与国际接轨,缩小国内外农产品价格的巨大差异,当国产棉与进口棉的价格缩小时,棉纺织企业自然会使用国产棉,而国产农产品自然会恢复应有的竞争力。

  目标价格政策将是能够平衡国产棉与进口棉,稳定棉农收益预期,稳定棉花生产,国内外价格基本接轨的政策。推进植棉业和棉花产业的结构转型,适应“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新要求。

  中国棉花信息网:近年来新疆在棉花灾害保险方面也进行了有益尝试,从国外相关补贴经验来看,还可以有哪些配套政策稳定棉花生产。

  正如前面所述,农业保险是一个收益减损的农业政策,旨在解决因灾歉收、因灾亏损和因灾致贫问题。我国大田作物的农业保险正在发展之中,农业保险在保障农民务农收益减损中大有作为。2013年全疆棉田受灾面积大,灾情重,兵团绝产棉田仅赔付650元/亩,显然过低。今春至初夏,新疆自然灾害大,从南疆地方一家农场的理赔公示表上可见,棉苗损失程度50%的面积才赔付90元/亩。据了解,在南疆的一些地方最高赔付为600元/亩,分苗期、蕾期和花铃期按30%、50%和70%的比例赔付。

  显然,新疆棉花灾害的理赔资金过低,理赔上限要逐步提高到1000元/亩以上,最终实现理赔达到预期收益90%的目标。问题是农业保险资金由国家、省、县和农民四方共同承担,国家大头,地方小头,农民不多。据了解,一些棉花大县仍是财政穷县,县级财政没有足够能力承担应付的部分。

  2013年美国修改了《农业法案》,减少农业直接补贴,扩大农业保险支付的资金强度。在棉花上的做法是,当收益低于预期值时保险理赔就要及时启动,政府只对超过预期收益10%以上的损失进行赔付,其余收入损失部分则由农户自已承担,在操作时是针对一个地区而不是单个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