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出台之际,本网邀请了国家棉花产业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杜珉女士对市场关注及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详细解读,以便新疆及内地棉农、加工厂及各其他涉棉企业对细则更加深入理解。采访稿如下:

  1. 请您谈谈对目标价格政策改革方案出台的背景和效果预期?

  国家目标价格政策改革方案是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来,经国务院批准,4月中旬由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发布,文件决定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 并在新疆启动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这意味着执行3年的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取消,开始试点对棉农进行直补。

  如果说这个政策出台的背景,我想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国家宏观经济发展和农业经济发展的背景,我国棉花产业发展进入了市场化和全球化发展的历史时期,在这个发展时期,我们的产业面临着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的博弈和政策选择,也就是说我国的棉纺织服装是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消费,棉花原料也是国内和国际两种资源供给,政策在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的博弈中选择决定的背景复杂、难度加大。另一个方面,我们原有的宏观调控政策,如2011-2013年实行的“国家棉花临时收储政策”面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一是利益传导机制不顺,棉农直接获益较少,植棉意愿仍在下降。2012年以来,全国植棉面积连续下降,特别是黄河和长江流域的种植面积;二是棉花临时收储的财政压力和管理成本过大。2011-2013棉花年度,全国累计收储棉花331、651和640万吨,分别占当年棉花产量的50%、95%和96%以上。按照三年标准级棉花收购价和出库价格差、保管费用、利息费用三项合计,一吨棉花财政要补贴2000多元左右;三是国内外棉价差拉大,2012-2013年中外棉“价格倒挂”达到5000~6000元/吨,此外由于中高等级棉花绝大部分进入收储,国内市场现货紧张,加之国储棉质量参差不齐,纺织企业面临用棉难、用棉贵的困局。

  如果说对这个政策预期,首先相信这个政策的出发点和目标是良好的;其次在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发改委财政部及其相关部门经过多次分析论证,特别是在计算价格方面理论依据是科学合理的;另外新疆自治区各级政府和产业链主体,在落实棉花目标价格政策方面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研工作,制定科学合理目标价格实施细则,希望有一个良好的结果。

  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我国新疆地区棉花生产方式、经营模式等等情况较为复杂,存在着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对试点困难我们也应给予充分考虑。

  2. 目前农业部门对2014年度全国和新疆棉花产量和面积的预测情况如何?农民的平均植棉成本是多少?如果保证农民种棉不亏本,那么籽棉价格应该维持在何种水平?

  关于今年新疆植棉面积,根据农研中心和国家棉花产业经济研究室2014年7月调研,今年新疆自治区棉花播种面积2115万亩,较上年增加460万亩以上,最新数据可能还要多一下。兵团基本保持稳定。

  有关生产成本,据国家棉花产业体系全国棉花生产成本监测分析,2013年全国植棉总成本每亩2419.1元,同比增加24.7%,其中,物质费用609.8元,人工成本1001.8元,土地成本807.5。如果按照这个成本分析,要保证农民种棉不亏本,每亩籽棉单产300公斤以上,价格至少应该维持6.5元/公斤以上。按照今年目标价格19800元/吨,农户理论上可以得到的籽棉价格应该在8.5-9元/公斤。

  3、农业部对全国棉花生产的长期规划是什么?对全国以及新疆的棉花种植面积和产量是否有预期?

  按照农业部“十二五”初期棉花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我国棉花生产基本稳定在7500万亩,650万吨。目标为满足13亿国内城乡居民的衣着和生活用棉需求。

  4、自治区实施方案规定,目标价格补贴发放按照核实确认的棉花实际种植面积和籽棉交售量相结合的补贴方式,即中央补贴资金的60%按面积补贴,40%按实际籽棉交售量补贴,请您谈谈这种方式是出于何种考虑?

  对于细则中“60%面积+40%产量”的补贴方式是新疆自治区、建设兵团的棉花生产者和经营企业、土地所有者、使用者和棉花生产者多方博弈的结果,也是棉花生产、加工流通等涉棉管理部门协商协调的结果。如果有数据来源的的话,其数据来源于棉花市场化改革以来的产业发展和实践过程,这个结果也是博弈后有关部门协调后多方能够接受的一个结果。

  5、近年来纺织企业对国产棉花质量颇有抱怨,实施目标价格政策之后,对引导棉农和加工厂提升种植和加工质量,有何措施?

  近年来我国棉花质量的确有所下降,特别是新疆棉花质量,原因是多方面的。据调查了解,就目前棉花内在质量分析,近几年在国家临时收储皮棉政策的鼓励下,许多棉花生产者追求皮棉衣分高的品种,而衣分高的品种纤维品质质量大多数不理想,衣分高和纤维品质质量又好如何统一,还有待研究解决。从外在质量看,由于人工成本大幅度刚性上升,棉花采摘机械化已经成为发展趋势,由于我国棉花机械化生产采摘时间较短,品种与机械之间的匹配度低,期间造成的纤维损害、杂质较大、短绒率高等的确是客观存在,这些均是政策、科研和生产中需要解决和提升的问题。另外人工采摘过程中异性纤维混入,一直是影响我国棉花外在质量大问题。

  6、WTO对于各国给以农民补贴有何规定?我国利用WTO规则保护农业和农民利益的现状如何?

  WTO对于各国给以农业和农民补贴,包括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补贴都属于国内支持政策。有关国内支持政策又分为“绿箱”和“黄箱”政策。所谓“绿箱”是指对生产和贸易不造成扭曲的政策,主要政府的对农业(棉花)生产提供的一般性服务,如基础设施建设、病虫害防治、培训、技术推广咨询、检验等等;“黄箱”政策逝者对生产和贸易有直接扭曲作用的政策。与价格有关的政策基本属于“黄箱”政策,但是“黄箱”政策中,我们可以采用8.5%的微量允许标准,即我们可以补贴的额度只要上年产值的8.5%,也是可以的。

  近年来我国也在利用WTO规则保护农业和农民利益,比如明确了“工业反哺农业的理论”,但是农业一直是弱势产业,特别是棉花,在基础设施建设、病虫害防治、培训、技术推广咨询、检验等方面仍然是薄弱的,建议加大对棉花的绿箱支持力度,特别是加强和提升棉花生产能力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