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建立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意见》中明确提出:“以新疆为重点,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主产区为补充,划定棉花生产保护区3500万亩”。消息一出,在棉花行业引起了一阵波澜。业内人士认为,当前,正是棉花春播时期,这是国家再次从战略高度强调新疆棉花生产的重要地位,同时确定了两河流域作为棉花生产的补充地位,为我国棉花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此次《意见》出台明确了我国棉花生产格局:新疆为主,两河流域为补充,面积保证在3500万亩以上。此前,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统计2016年我国的棉花种植总面积为4384.5万亩。从4384.5万亩到3年~5年后的3500万亩,我国的棉花生产情况会发生哪些改变?作为棉花生产的下游行业,我国的棉纺织行业又将面临哪些变化?

我国植棉面积不断下降

近年来,由于植棉效益下降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我国的棉花种植面积不断下降。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我国植棉面积均在3500万亩以上,最低为2016年的4384.5万亩。2011年为最高值,为7941.7万亩,此后,我国棉花种植面积逐年下降,2012年全国棉花种植面积为7240多万亩,2013年减少到6518.4万亩,2014年下降到6328.6万亩,2015年为5698.4万亩,2016年减少到4384.5万亩。

在全国棉花植棉面积不断减少的大趋势下,内地棉农的植棉积极性严重下滑,种植面积大幅减少。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统计,2016年,黄河流域植棉总面积在832.5万亩,同比下降24.8%,长江流域植棉总面积在574.5万亩,同比下降27.7%。

与内地不同的是,新疆地区的棉花意向植棉面积下降幅度较小。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历史数据显示,近10年来,新疆棉花实播面积稳中有增,2011年以来,新疆植棉面积保持在3000万亩左右,相对平稳。

有业内人士认为,造成内地与新疆植棉积极性截然不同的主要原因是国家政策的引导。从2014年开始,为了稳定棉花生产局面,国家出台了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同时规定内地补贴范围覆盖山东、湖北、湖南、河北、江苏、安徽、河南、江西和甘肃9省,2014年度补贴标准为2000元/吨,以后年度的补贴标准以新疆补贴额的60%为依据,上限不超过2000元/吨。不可否认,国家对于新疆棉花的扶持力度是大于内地的,但是棉花产业发展悬殊的原因,仅仅是政策不同吗?分析人士表示,造成内地、新疆棉花面积悬殊的除政策因素外,自身的地理、气候条件,植棉技术的发展程度以及管理模式、生活理念的不同,同样是造成棉花产业发展悬殊的重要原因。

即使新疆是我国棉花集约化生产的代表,棉花种植面积也仍在调减,2016年新疆农业会议提出调减150万亩棉花种植面积。也就是说,想要实现《意见》中提出的“划定棉花生产保护区3500万亩”,我国的棉花种植面积还将继续下降。

棉花生产向高效发展

伴随棉花种植面积的减少,是我国棉花产业生产效率的提高。《意见》中明确提出,力争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两区”建设任务,形成布局合理、数量充足、设施完善、产能提升、管护到位、生产现代化的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成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稳定重要农产品自给水平的基本支撑。

《意见》还要求,加大对“两区”的政策支持,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完善财政支持政策,创新金融支持政策。

这意味着,保护区的建立将有利于提高棉花种植水平,发展棉花规模化种植经营模式,享受国家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财政、金融等多方面的政策支持。

《意见》中还明确了成为“两区”的条件:水土资源条件较好,坡度在15度以下的永久基本农田;相对集中连片,原则上平原地区连片面积不低于500亩,丘陵地区连片面积不低于50亩;农田灌排工程等农业基础设施比较完备,生态环境良好,未列入退耕还林还草、还湖还湿、耕地休耕试点等范围;具有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的种植传统,近三年播种面积基本稳定。优先选择已建成或规划建设的高标准农田进行“两区”划定。目前,我国存在内地植棉土地碎片化、新疆水资源紧张的情况,将会有一部分植棉面积达不到棉花生产保护区条件,改种其他。

近些年,内地棉花发展被新疆甩得比较远,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内地种棉户比较分散,形不成规模,而新疆却大多是“大块种植”、集中管理,虽然内地也有不少“老棉农”、地方政府都在探索内地棉花发展的路径,但因力量薄弱,效果甚微。业内人士认为,《意见》中提出的“要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规模经营”是破解内地棉花发展瓶颈的一剂良方。不少棉农都反映,在内地种棉总是与玉米、大豆等其它作物混杂,很难形成“大片”范围,这样一来,加大了棉花的管理成本和难度。“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就要有相关的配套政策出台,比如要加大土地流转力度,让棉花更适应现今的技术手段,更有利于机械化的推广等。

内地棉花资源得到保证

近几年,由于棉农的大量流失,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甚至出现了“百里不见棉”的情形,很多棉花加工厂“无米下锅”,叫苦不迭。不可否认,新疆棉花产业发展很快,新疆棉也成为了国产棉花的代表。但不少纺企反映,对于纺织企业来说,使用新疆棉的同时,很多情况要搭配地产棉,近两年,由于地产棉质量下滑,难担配棉重任,且内地棉花临近传统棉纺织产业聚集区,除新疆棉外,企业也同样要需要高质量的内地棉花。此前,也曾有内地棉花专业人士呼吁,鉴于内地棉花面积连续大幅下降,为了保证棉花供应数量和质量,稳定国内棉花供需,建议加大内地植棉支持力度,毕竟内地宜棉区还有广大土地可以利用。

此次《意见》出台,对内地传统的棉纺织产业来说是一大福音,内地棉与新疆棉将一齐发展,互为补充,互为依重,轧花厂、棉纺织厂都可以“依区”建厂,这给了很多用棉企业一个清晰、明确的未来。

3年~5年后,《意见》政策的不断落地,我国棉花种植面积还会继续减少,棉花产量也会随之下降。有棉纺织企业开始担心,以目前来看,我国棉花的使用量每年存在200万~300万吨左右的缺口,那么,随着棉花面积缩减以后,我国储备棉库存不断消化,用棉需求缺口扩大该如何解决呢?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从现在来看,解决棉花供需缺口,一是靠保护区棉花单产大幅度的提升,农产品产量提升并不是一蹴而就,需要行业专家的研究和探索,任重道远。二是仍然依靠储备棉,但储备棉去库存节奏的加快,轮入储备棉已经需要相关部门统筹考虑,包括轮入时机、轮入进口棉还是新疆棉等,都将考验相关部门的智慧。三是增加、放开棉花进口配额,或者用棉企业全关税进口棉花。但全关税进口外棉需要国内棉花价格远低于国际棉价才会实现。四是棉纺织企业继续调整配棉比,加大化学纤维使用量,但从棉纺织产品结构的历史数据来看,2014年~2016年,我国棉纱产量占纱线总产量的比例基本上维持在69%上,即使棉花价格几经波动,但棉纱占比并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变化,短时间内纺织企业大量改棉花用化纤可能性并不大。也有专业人士认为,政策的落地需要时间,到时无论是放开棉花进口配额,还是保持国内棉花的供应量,总会有办法平衡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