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据澳大利亚棉花公司消息,截至5月底,澳大利亚棉花收获已经超过2/3,总产量预计达到100万吨。今年澳棉单产较前几年的高点有所下降,灌溉田的单产回到历史均值,约为每公顷10-11包,低于前几年的12包,但由于棉价稳定在530-550美元/包的高水平,因此棉农的收益仍会不错。

目前,澳大利亚大部分等待收获的新棉来自新南威尔士州,该州的种植期较晚、单产从前几年的11-12包/公顷下降到9-10包/公顷。单产下降的原因是连年种植没有休耕,新棉生长开局欠佳。

据了解,今年澳大利亚很多棉农头一次种植旱地棉,而高温少雨给旱地田单产带来不小的影响。预计今年灌溉田产量为380万包,旱地田产量30万包。

目前澳大利亚各大水库的蓄水量充足,明年棉花产量仍有望达到100万吨,如果冬季降雨充足,产量有可能进一步提高。目前澳棉远期报价相当理想,下年度棉花的预售量已超过100万包。

有分析报告指出,明年澳大利亚种棉前景仍然乐观,澳元疲软、澳棉品质优异和全球经济复苏都对澳棉生产有利。再过一年,中国的进口需求会增加,届时澳棉的生产前景会更加乐观。虽然高棉价导致全球扩种、国际棉价趋跌,但澳棉生产的中期和长期形势都非常乐观。

全球棉花增产可能给棉价带来压力,未来一年,棉花需求的增长不会超过产量的增长,但澳棉价格不会跟随国际棉价下跌,原因是澳元汇率走弱会抵消部分棉价下跌,澳棉对其他品种的高溢价将继续保持,原因是澳棉质量优异、与其他品种有时间差、出口到亚洲的运费低。由于纺织厂需求稳定,2017/18年度澳棉价格稳定在520澳元/包,棉农收益仍有保障,具体要看澳棉的最终产量。

有分析认为,到2018年以后,随着中国棉花进口需求的扩大,澳棉生产和出口将迎来重大历史机遇,澳棉的优势将进一步显现。按照中国目前的去库存速度,预计中国每年将消化大约200万吨储备棉库存。到2019/20年度,中国的库存水平将下降到400多万吨的适当水平。如果需求保持稳定,中国棉花供需缺口将扩大到200万吨以上,而在产量增长有限的情况下,中国必须放松对棉花进口的限制。

澳洲棉花为何受中国纺织企业青睐?

澳大利亚的棉田归农场主所有,全国棉户约800户,澳棉的种植每年种植3个品种,并且每年都会选1个新品种进行尝试或是在原有品种基础上进行改良。与其他农作物相比,棉花更具竞争力,因此,农民在安排种植时,会将最肥沃的土地留给棉花,即便是不适合种棉的年份,宁愿该土地闲置休耕,也不会改种其他农作物。

01 澳棉质量一致性很强

澳大利亚棉花平均单产与我国新疆兵团单产基本接近,由于棉花种植品种非常集中,大面积种植同一个品种,采用同一个生产模式,因此澳棉质量的一致性很强。

澳棉从整地、播种、浇水、施肥、喷药,到采收、运输、加工、包装都实现了机械化,人力投入少,采摘全部采用机械采摘,效率非常高,有的农场人均种植面积可达到近万亩,种植成本较低,如50万亩农场用工不足40人。采摘机同时将籽棉打卷,每卷约2.2吨籽棉,运输车一次可将12卷,即26.4吨左右的籽棉运至轧花厂。

澳大利亚棉花的加工成本相对较高,如轧花厂工人工资每小时约150元人民币,除了加工之外,轧花厂需要额外支付棉农一些费用,因此轧花总成本高于我国。按当前汇率折算,澳棉加工成本每吨超过1700元,加工后的皮棉成本约每吨10000元。

02 澳棉检验采用收费制

澳棉的检验室非官方机构,采用收费制。由轧花厂决定将加工后的皮棉送到哪个检验机构。所有澳棉在销售期都会进行检验。澳棉的检验采取包包取样,所取的棉样被分为三份,当三份的检验结果不同时,采用“就低不就高”的原则进行标识。对于颜色级的检验,当HIV仪器与人工目测结果出现分歧时,结果以人工目测为准。

根据检验机构的对比试验,存放时间相同情况下,颜色级越高的在长期存放后颜色级降级越明显,但在使用上影响较小。实验结果表明,与颜色级相比,棉花的内在指标对于可纺性而言更具参考价值。

03 三种销售模式

澳大利亚棉花贸易商约20户,棉花的销售主要为三种模式:

第一,种植前预售,对于长期合作关系稳定的客户,甚至可以销售三年之后的棉花;

第二,由棉农采摘后直接销售籽棉;

第三,棉农将籽棉加工成皮棉后,根据检测指标进行销售,既可以直接销售给贸易商,也可以通过期货市场进行销售。

前两种模式的销售先以基准级定价,再根据实际交货的质量进行升贴水。第三种模式则根据实际质量指标进行定价。

此外,澳棉的种植没有任何政府补贴,但政府非常重视棉花科研和技术推广工作,生产与科研结合紧密,政府在各产棉区都有专门负责棉花技术推广的官员,所以新品种、新技术能够很快在棉花生产上得到应用。政府根据棉花销售量支付一定金额的“改良棉种基金”作为研究改善棉种的资金。澳大利亚全国只有唯一一家棉种公司。种植商业保险方面,对冰雹造成的损失进行承保,但对于洪水灾害不设保。

读后感:我国是世界棉花生产大国,棉花是我国重要的经济作物和国家战略物资,其生产是国民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新疆是国内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域,棉花是许多新疆农户赖以种植的主要经济作物,但与澳大利亚、美国等拥有棉花生产先进、完善体系国家相比,有以下几个因素制约新疆棉花产业进一步发展

一是棉花市场形势复杂。

我国棉花市场放开后,尚未形成一个完善的充分竞争的棉花现货和期货市场体系,加之棉花质量与世界棉花生产强国仍有差距,国外棉花质优价低,致使国际原棉大量涌入国内棉花市场,国内棉花进口规模逐年增加。尤其是美国、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等产棉国利用高新技术积极推进棉花优质、高效生产,使其棉花质量、价格等方面具有国际市场竞争优势,澳洲产国际原棉对国内棉花市场的冲击日益加剧。

二是棉花生产的政策保障体系尚不完善。

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对棉花生产的保护措施尚不完善,还没有在WTO框架内建立棉花风险基金和棉花价格补贴制度。而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对种棉农民的补贴制度,大大提高了市场竞争力,对我国棉花的市场冲击日趋激烈。

三是新疆地区棉花生产机械化程度较低。

我国棉花生产过程中,棉田的耕整、播种、中耕施肥、植保和灌溉等环节已基本实现了机械化作业,但棉花采摘环节仍然主要依赖人工,导致棉花生产机械化程度低,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特别是随着农村劳动力转移带来的农业劳动力短缺以及农业劳动力价格的提高,我国棉花采摘成本不断提高,棉花采收已成为制约我国棉花产业发展的瓶颈,影响到我国棉花生产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