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第一书记拉什多夫因为将家乡建成苏联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为国家赚取了大量外汇,他因此获得了一堆奖章、勋章和荣誉头衔。

早在1975年,乌兹别克棉花的年产量为400万吨的时候,拉什多夫就曾当着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面拍胸脯:“我保证未来向国家每年交500万吨棉花。”谁知勃列日涅夫听罢反问到:“我要是想要600万吨呢,你交不交?”拉什多夫听罢当即点头允诺。

1976年2月3日,拉什多夫给乌兹别克农民下达任务,要求未来国家棉花生产系统“保500争600”,就是说乌兹别克的棉花年生产量至少要达到500万吨。他还要求到1983年,棉花年生产要达到600万吨,以完成勃列日涅夫的指示。其实,拉什多夫心里很清楚,乌兹别克棉花的年产量根本不可能达到600万吨。

1977年,根据乌兹别克官方统计显示,棉花产量逐年增加,克里姆林宫喜笑颜开,忙着为拉什多夫授勋发奖,尽管苏联官方上下均知棉花增产是个大谎言,但却根本无人戳穿。各级官员一如既往地在报表上作弊,逐级传送着那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棉花生产计划。史学家梅德韦杰夫说,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与棉花生产有关的各部门执委会,都是撒谎的帮凶。

奥德洛夫为扩大棉花产量,不仅延长了职工工作时间,还大量雇佣女工,甚至连怀孕的女工也被迫加班加点地工作,孕妇流产和早产现象经常发生,这严重践踏了苏联法律有关妇女权益的保护条款。那时,乌兹别克的妇女特别憎恶国家的棉花增产计划,她们暗中批评说,政府为了致富不顾女人死活,连下一代都不要了。

每到重大庆典和节日,莫斯科和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都会要求各农场和集体农庄为国家献礼。具体说,就是搞棉花增产或者超额完成任务那一套,那些完不成任务的农场和集体农庄只能弄虚作假。比如,州政府派员前往各农场和集体农庄,让负责人签虚假的棉花种植和收获表,再去棉花加工厂,让厂长签署虚假的棉花原料进货表,在采摘和加工两个环节上弄虚作假。

还有,农场和集体农庄采摘棉花的职工为了完成指标,往往会在棉花袋子里塞石头压分量。这种情形开始仅仅是个别基层单位作假,后来逐渐遍及各个农场和集体农庄,最后乌兹别克全国的棉花生产和加工基地都参与造假了。

莫斯科对造假竟全然不知,还为乌兹别克造假的棉花埋了单,中央国库划拨的一大笔钱,后来就被乌兹别克各路官员给私分了,棉花种植和加工等所有环节的人员也利益均沾。据苏联档案记载,从棉花采摘者、作业工组长、各农场和集体农庄主席以及各区政府负责人均享有好处。加工厂厂长只要能发走一个号称“装满棉花”的车皮,都会分得10万卢布的“辛苦费”。

那时,从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发往全国纺织品和布料加工厂的棉花专列上,全是滥竽充数的破烂,要么工厂就用三级品假冒一级品,或者用棉绒或小棉桃充当三级品。有些发走的车皮根本就没装棉花,而是胡乱地塞了一些大包,用绳子一捆,假充棉花。

根据当事人交代,当时棉花加工厂厂长们拿到的都是现金,装在小箱子里拎过去,点也不点。全国与棉花产地和加工厂有关系的纺织品和布料加工厂也不白忙活,也获得了好处费,甚至连位于利益链条终端的商家都分得一杯羹。苏联末期曾有一个统计数字,认为乌兹别克虚报棉花产量,给国家造成10.5亿卢布的损失,但独联体研究所研究员学者格鲁金认为,苏联棉花造假所造成的损失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但至今也没人能说得清。

这就是苏联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棉花大案”。1975年至1980年期间,苏联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5年共计谎报棉花产量500万吨,国库支付30亿卢布,其中被个人侵吞10.5亿卢布,包括数百万的卢布现金、重达数吨的金币还有很多难以估价的珠宝与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