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的世界

抵达故乡,抵达一片油菜花的故乡。

根植,洋溢,仰望,纯碎,铺垫在乡间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土地。

我无法确切知道是在那一年那一月剪辑的画面,那一定有你的背影。延伸在一片油菜花中。你一定很幸福,那时你温柔得像我写的一首诗歌。

在春天和二月连接的地方,你能看见一片油菜花点着头在对你招手吗?

孤独还在蔓延。梦想已经搁浅。这是故乡的脊梁骨,每一位亲人都在喊疼。

但我还能离家漂泊多久,故乡的河水一天比一天浅。转了多少弯路,终究回不到起点的位置。

我不知道在春天遇见你,是幸还是不幸。可我依然追寻着你的脚步。我担心某一天我走丢在这个世界的拐角。

在一次发现你,或许是在多年以后。我站在回忆的季节,等待着一把镰刀的收获。

◎与幸福对话

一把镰刀割伤了一句叫做幸福的词语,茅草还在生长,春天还站在山冈上。而油菜花凋谢的家园,是我的故乡。

那些深深浅浅的颜色,那些平铺直叙的表白,躺在往事中央,是独自徜徉,还是细细回味。

我依然以诗歌的方式对话,你多像一朵油菜花,开在了乡间,那是最纯粹的脸庞,或多或少都继承了你忧郁的微笑。

春天是花的世界,通往乡间的路上,离不开你的指引。

物是人非,你还能告诉我,油菜花究竟开了多少年?收获了多少年?你还知道多少是关于油菜花的秘密?

阳光,青春,孤独,迷茫……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那些逝去的日子。我仍然相信油菜花开过的地方是爱绽放的黄昏和清晨。

◎九月

春天来的时候,我还躺在远方隐姓埋名,异乡的世界我是一盏消瘦的霓虹灯。

月亮爬上了一扇孤独的梦里,夜深了,一首诗歌打破了故乡孤独的宁静。

我依旧喜欢渴望流浪,远方是一片带毒的风景,我曾一一的试图尝试走下去。不染红尘。

故乡倒挂着我一往情深的眷恋,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故乡,营养不良,母亲的炊烟直不起腰杆。

那些凋谢的花瓣是治疗忧伤的良药,被你采去戴在头顶。像九月的新娘。九月的远方开满了朵朵菊花。

你是爱上了二月的油菜花,还是九月的菊花?

九月的远方,你在江南,我在江北,我们共同躺过的九月已漂泊千里,我们称赞过的九月,已随之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