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棉花秀,

八月棉花干;

花开天下暖,

花落天下寒。

——桐城马苏臣的题棉花五言诗

《有故事的棉花》

在棉花地里,遇到了一位正在采棉花的维族妇女,她不懂国语,问其岁数,她在地上比划着,大概是55岁吧。

最初远远地拍她时,她一直微笑着、交流着。拍完觉得过意不去,就随手硬塞了她十块钱。没想到她赶紧放下兜里的棉花奔向居住的小屋,抱着一个超大的南瓜要我们带走。

只是后来进一步问起她的子女和丈夫时,触到了痛处,她才擦了擦眼角的泪。

我们感到很抱歉,又觉得她一定有难言之痛。

于是通过电话,让一位新疆朋友接听并翻译,才知道:她育有一儿两女,丈夫早年已去世。儿子27岁时因车祸瘫痪在床。她只靠种这几亩棉花地维生...

用维语说着说着,她在电话里失声痛哭、潸然泪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也泪了...只能拥抱她,我们硬塞了几百元离开...她要我们带走田间那几麻袋的棉花...

虽然家庭几经劫难,但在人前依然带着美好的笑容...

我们看见了大漠中宝石一样的坚韧和善良...

《秋天,棉花地里的母亲》 

作者:登围墙

针线们都知道

走进了田里的手脚也知道

棉花的温柔和粗粝

秋天,我们看见

棉花地里的母亲们

伫立成一株株高大的胡杨

她们躬身弯腰

对大地表达深深的鞠躬

她们的双手抚摸过每一棵棉花

象抚摸了自己孩子的成长

她们用柔柔的棉花

为家庭遮挡风寒

她们用素素的棉花

烤暖了一家子爱的人

她们采摘着白雪

犹如撷取一件岁月的精品

她们摘下了云朵

棉花们露出洁白的牙

棉的笑容融化了狰狞的冬天

每一朵棉花都是红色的

太阳

走过了很长很远的路

终于知道

原来,我们都没有离开

棉花的怀抱

写于2017年11月14日 新疆喀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