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此消息一发,中方迅速回击,但在23日商务部中止减让产品清单中,涉美对华出口仅有30亿美元,因此后期必将有更多产品名单罗列其中,农产品领域中,进口大豆、玉米、棉花以及波音飞机、电脑、手机等等都将成为中方与美方博弈的关键筹码。中美贸易大战,双方必将都有损益,但据我的农产品网分析,我国在这场贸易摩擦中影响有限。近年来,在政府政策调控下,我国棉花市场供需面受“外界”影响越来越小,相反,作为棉花出口大国的美国,显然“受伤更多”。

我国对进口美棉依赖度有限

一直以来,我国棉花市场处于产不足需的状态,需要进口一定数量的棉花满足需求缺口,但随着近年来国家对棉花市场的调控,对进口棉的依赖度逐渐减小。由上图可以看出,我国棉花进口量高峰期在2010-2013年,2014年以后进口量快速下滑。2017年,年我国棉花总供给量(含期末库存)1245.4万吨,总需求量711.5万吨,棉花进口量115.3万吨,而美棉进口数量仅有50.54万吨,占我国需求量的7.1%,占总供给量的4.1%。

另外,从图中也可以看出,近年来我国棉花供应面整体宽松,当前我国又处于国储棉轮出的初期阶段,国内棉花尚能满足下游需求,此外,目前港口美棉库存也比较充足,如若采取加税措施,短期内也不会影响国内棉花的使用。长远来看,我国出口美国的服装以高品质、高附加值的商品为主,美棉也多用作生产高支产品,服装出口量的下滑必然带来美棉需求量的减少。

中国在美棉出口市场占据重要角色

与我国截然相反的是,美国棉花主要以出口为主。由上图可以看出,近5年来,美国棉花出口量占其总产量的65%以上,本国的消费量十分有限。最新数据显示,2017/18年度,美国棉花总产量预估457万吨,出口量预计322.6万吨,占年产量的70.59%。而在其出口市场中,越南、中国及墨西哥为主要输出国,如下图所示:

由上图可以看出,我国在美棉的出口市场占比中一直位居前列。2016/17年度美国累计向我国出口棉花142.4万包,占其出口份额的18%。2017/18年度,截至2月下旬,我国已累计签约进口美棉51.8万吨,占美棉已签约量16.7%,并累计装运28.2万吨。中国已经成为美棉消费的重要市场。

美棉向中国输出量不断增加

近年来,美棉进口量在我国五大进口国中持续占据首位。2017年1-12月我国共进口棉花115.3万吨,其中美棉进口量50.63万吨,为进口总量的44%,占据进口总量的半壁江山。位居二、三位的是澳大利亚和印度,进口量分别为25.8万吨、11.21万吨,占进口总量的22%和10%。其余国家的进口量相对较少。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我国全年进口总量为89.44万吨,其中进口美棉26.34万吨,占进口总量的30%,澳大利亚和印度的进口量与2017年相比变化大不,分别为21.84万吨和11.84万吨,占进口总量的24%和13%。

与此同时,美棉向中国输出的棉花总量也在不断增加。同比来看,2017年我国棉花进口总量增加25.87万吨,涨幅28.92%,其中主要进口增长来源于美国。由上表可以看出,2017年我国共计进口美棉50.63万吨,进口总量较2016年几乎增加了一倍,这主要源于2017年上半年国内棉花强劲的需求。而其它进口国如印度、澳大利亚等进口量基本波动不大。

正值高峰时段美棉进口或受打压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我国棉花进口高峰时段为每年的12月份至次年4月份,这与我国棉花主要进口国大部分位于北半球有关。2018年1月,我国棉花进口量13.37万吨,再创近三年同比新高,一方面,春节临近,贸易商积极备货,迎接年前纺企备货高峰。另一方面,2017年下半年ICE美棉涨势强劲,一度从64美分左右强势拉升至84美分附近,不少贸易商在涨价潮中获利,刺激了国内贸易商的进口热情。

作为主要进口国,毫无疑问美棉进口量变化与国内总量基本同步,美棉集中到港的高峰期为2月到5月。目前我国正处于美棉进口的高峰时段,今年美棉销售进度比往年加快,截至3月20日,美国棉花装运量累计达到169.4万吨,同比增加71.6万吨,增幅73%,完成USDA出口预测的58%,高于上年同期的49%。若此时我国采取反击措施,对于美棉的出口来说无疑会受到重创。

综上来看,美国作为我国棉花的主要进口国,其在中美双方贸易大战中必将首先受到冲击,而此时正处于美棉进口的高峰时段,若中方此时采取相应政策迅速回击,必能适时压制强势的外盘,带来美棉价格的高位回落,同时,或也能缓解国内供过于求的棉市格局。因此,在这场博弈中,显然美棉损失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