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走进大邓乡赤邓村那一大块农田时,金灿灿黄橙橙的油菜花吸引了我。它们重重叠叠,繁花似锦,铺满了整个田野。那耀眼而炫目的黄,冲击着我的心扉。放眼望去,油菜花依次静静伫立,宛如纯净的少女、身着整洁朴素的黄衣衫,明眸善睐,楚楚动人。蜜蜂、蝴蝶忙忙碌碌穿梭在花丛中,微风吹拂,送来缕缕清香。

天气格外晴好,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气温如同初夏一般。油菜花开,漫山遍野一片金黄。馥郁的花香漫过整个田野,每一个角落里都香气袭人,沁人心扉。咋看,一朵油菜花不美,因为太渺小;一枝油菜花不美,因为太细碎;一株油菜花不美,因为太柔弱;一大片油菜花呢?

好美啊!因为一枝独秀不是春,一朵又一朵才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春天……这是蓬蓬勃勃团结向上的美。

每一朵花开过,就蜕变成如针般细长的绿荚,过不了多久,绿荚会羽化成饱满的灰白豆荚。记得人们喜欢用一句谚语“芝麻开花节节高”形容生活越过越好。细细想来,油菜花开何尝不是节节高呢?在这油菜花开的春天,我浮想联翩。尤其是杨万里的诗句:“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我特别喜欢这首诗的意境,此时此刻,轻轻诵读,心中漫过一幅幅画卷:金灿灿的油菜花丛,几个顽皮的儿童奔跑其间,扑捉蝴蝶,打闹嬉戏……

一望无边的金色花海,成了眼前的全部世界。双眼已盛不下这么多的美丽,又想将美永驻,便急忙掏出手机,把这定格成永远的记忆。半人高的油菜、金色的花、嫩绿的叶,在晨曦下愈显得富贵大气,震撼人的魂魄。把一幅幅油菜花的杰作发朋友圈,引来微友们“赞”个不停。

田野里黄灿灿的油菜花,以如火如荼之势扑入眼帘。极目远眺,一大片的金黄辉煌热烈地延伸到远方,如海洋一般辽阔,不见其边际,也不见其终极,而且还在不停地生长流动。这满目的金黄与蔚蓝高远的天空遥相呼应;与明媚的阳光互相挑逗;与起伏的山峰缠绵呢喃。蓦然间,天更蓝了,阳光更暖了,油菜花更妩媚了。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或是踏进了人间天堂,一切都美到了极致。

“满城尽戴黄金甲”。无论在色彩上,还是在气势上,菊与油菜花都有异曲同工之处。甚至,春天里的油菜花更胜一筹。它像窖藏了几百年的琼浆玉液洒了一地。感觉又不都是,因为其中还夹杂了泥土的清香,如梦如幻轻轻地笼罩着我。金色耀眼,花香四溢,皆浑然天成,清新自然。只一闻,便醉了鼻;只一瞥,便醉了眼;只一念,便醉了心……我沉浸在这奢华的美景中了。

油菜花,凡是在乡村生活过或者到过乡村的人并不陌生,对于我这个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人而言,对油菜花再熟悉不过,甚至有一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就像每次见到那个漂亮迷人的邻家女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