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双方加税清单已经覆盖了棉花、棉纱线以及棉织物即52章所有产品。

棉花

美国是我国棉花最大的进口国之一,美国有80%的棉花用于出口,中国也是美国重要的棉花出口市场。2017年,我国自美国进口的棉花50.6万吨,数量占比第一,超过40%,涉及金额10亿美金;2018年前三个月,我国进口美棉22万吨,占棉花进口总量的65%,涉及金额超过4亿美金。据企业反映,受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缘故,初始阶段企业担心未来美棉进口关税上调,第二季度企业加快美棉通关速度,而国内后续美棉订单形势不明确,观望为主,或将改变我国2018年棉花进口格局。

美棉在中国棉纺织行业确实占据重要地位,与此同时,美棉在物理性能上具有其他棉花无法替代的特征。除了美棉外,包括澳棉、印度棉等进口棉一直以来受到纺织企业青睐,有价格的原因,更多的则是对高质量棉花的迫切需求。一直以来,中国棉纺织企业期盼棉花的国内外市场一体化,即贸易实现充分市场化,国内外棉花价格接轨。

棉制纺织品

美国是我国棉织物出口的市场之一,我国年均出口棉织物3亿米左右,出口贸易额为3亿美元左右,约占我国棉织物总出口额的2%,美国对我国棉织物产品加征关税,将增加我国出口成本约7500万美元(按25%加税计算)。导致中国可能转移出口至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如东南亚国家、欧盟等,亦可能通过这些海外市场间接进入美国市场。

中国自美国进口的棉纱线、棉织物合计金额约为9000万美元,约占棉纱线、棉织物总进口额的2%不到,加税后,成本约增加近2000万美元(按20%加税)。美国排名我国棉纱线进口市场第十位左右,在棉织物进口市场中排第二十位左右,这两个产品的进口贸易额相对较小,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导致国内企业从东南亚国家进口棉纱线和棉织物作为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