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近几年随着国内棉花产量下降和需求增加,国内棉花产需一直保有月300万吨产需缺口。据最新美国农业部报告显示,2018/19年度国内棉花产需缺口达316万吨。但与往年不同的是,本年度国储库存已降至“安全线”。2018年储备棉抛储结束后,国储库存量下降至270万吨左右,我国棉花去库存基本完成。

在国家棉花目标价格三年一定背景下,国内棉花播种面积止跌回升,主要是新疆地区棉花种植面积增加导致。不过受制于自然条件,新疆地区棉花种植面积整体难以大幅增长,即国内棉花较大产需缺口在未来几年内依然存在,除非国内消费量出现大幅下滑。一方面国储库存量下降至‘安全线’;另一方面国内巨大产需缺口客观存在。预计未来几年国内棉花进口量增加将会是常态也是必须的。

本年度以来,国内皮棉价格跌势明显,且下跌幅度大于进口棉,导致国内外棉花价差逐渐缩小。在现有滑准税基础上,进口棉价格甚至与国产棉价格倒挂,使进口棉失去价格竞争力,这也是今年6月增发80万吨进口配额后市场并没有大量进口棉花主要原因。棉花进口滑准税调降,进口棉成本下降,无疑有利于进口棉进入国内市场,增加原料供给。同时滑准税调降理论上将会增加进口棉需求,对国内棉花价格形成一定压力。长远来看,既要保障国内下游用棉需求,又要平衡国内外棉花价格,进口量增加情况下,调减滑准税税率亦属合理之举。

自2019年1月1日起对配额外进口部分棉花滑准税进行相应调整,据调整后方式折算,2019年长绒棉进口成本最多可减少297元/吨。此次调整一定程度减少配额外进口棉进口成本,有增加外棉进口量可能,但后期内外棉价差及外棉质量情况仍是企业进口外棉关注点。